電話:010-88808867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倒計時

參觀時間

關注我們

關注公眾號
工業互聯網:用新生產方式賦能制造業

來源: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  時間:2019-09-02


近年來,工業互聯網成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一項重要抓手。如何讓工業互聯網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?在推進落地過程中,遭遇了哪些待破解難題?記者實地走訪部分智能化工廠后發現,工業互聯網助力實體經濟的溢出效應愈發明顯,但在推動“企業上云”過程中,依舊面臨數據暴露風險、聯網標準不統一、中小企業意愿薄弱等推廣“梗阻”。


  對標全球產業鏈


  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的分析報告預測,工業互聯網在未來10至15年內釋放的新增長動能空間較為可觀。2030年,全球工業互聯網預計將創造15萬億美元的經濟價值,屆時中國的市場規模也將達到1.5萬億美元。


  中國是全球制造業產值最高的國家,工業產值規模已占全球的四分之一。與此同時,工業數據的爆發增長和管理需求,也需要建立相應的創新載體。


  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利華指出,我國發展須與世界科技、產業發展接軌。無論是企業技術還是金融資本,我們都占有先機。中國的工業門類非常齊全,市場體量足夠大,這都是探索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優勢。


  工業4.0研究院院長胡權說,高質量發展存在的一大待破解難題是信息的不對稱,降低工業生產的信息獲取成本,工業互聯網將發揮其最大價值。


  網絡硬件設施是工業互聯網布局的基石。近年來,我國不斷提速網絡建設,推進5G通信技術和全光纖網絡部署。


  劉利華說,中國很早就開始統籌布局“八橫八縱”光纜通信干線,移動通信基站覆蓋范圍大、密度高。不過,在通信協議和傳輸標準方面還需多下功夫,比如網絡傳輸協議從IPv4向IPv6的版本升級更新。


  IPv6用以替代現行IPv4協議,解決網絡地址短缺問題。“工業互聯網規模上馬后,IPv4地址根本不夠分配,需要版本升級以突破當前TCP/IP限制。”中國電子學會名譽理事長、原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說。


  與消費互聯網不同,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場景更為復雜,涉及內網與專網、公網與私網諸多層級與格式規范的問題。


  “消費網是面向人的連接,只要尋到手機端即可。但工業互聯網連接的是大量無人端——傳感器、監控儀、溫度計等,”中國科學院院士尹浩表示,網絡地址、通信標準等軟件設施都面臨進一步系統布局和更新迭代。


  企業“上云”得實惠


  數據顯示,2017年,中國工業互聯網直接產業規模約為5700億元,預計到2020年將突破萬億元規模。有一定行業、區域影響力的聯網平臺超過50家,部分平臺工業設備連接數量超過10萬臺(套)。


  部分業內專家認為,中國工業互聯網發展已步入深水區。從追求“上云”企業的數量到聚焦服務高質量發展的能力,工業互聯網助力實體經濟的溢出效應愈發明顯。


  工業互聯網的一大作用就是優化存量、節本降耗,延伸工業價值鏈條。


  北京兮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廣乾說,我們把工業互聯網的實際應用稱為“企業上云”。企業家們更關心的是,企業“上云”后,能解決多少生產、銷售環節中的實際問題。


  成立于1988年的用友軟件集團,是一家工業互聯網云服務提供商。用友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王健說,打造產業互聯、優化企業供應鏈條是用友的服務重點,借助工業云,很多企業完善了物流聯通、邊緣計算、內部運營,并進一步向產業鏈上下游拓展,逐步實現產業互聯。


  四川大西洋集團是一家焊接材料制造企業,借助工業互聯網技術打造的智能工廠,該企業庫存降低20%、生產人員減少50%、綜合能耗降低30%、優良品率提升2%至3%。


  不僅如此,工業互聯網也提升了工業數據資源的管理能力。


  上游材料、物流倉儲、銀行支付……企業在生產、銷售工業品的同時,也積累了龐大的數據信息。但是,工業大數據多數處于“沉睡”狀態,其價值未被挖掘。


  針對這一情況,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徐曉蘭建議,聚焦國家級工業數據資源數據庫的建設,構建工業互聯網國家創新體系,發揮工業大數據的基礎資源和創新引擎作用。


  捕捉經營堵點,預測行業風口……部分先行者已初嘗“數據紅利”甜頭。借助工業互聯網,企業可以建立數據資源池,實時采集、精準分析、聯通共享工業信息,發揮信息集聚效應。


  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華明說,要重視工業數據對高端裝備制造的牽引功能,比如針對制造飛機、高鐵的材料,掌控設備運行信息、采集裝備材料數據等方面,都要充分發揮工業互聯網的作用。


  此外,工業互聯網還能提供定制化服務,滿足個性化需求。


  “如今,用戶的需求愈發個性化、高端化,如何滿足他們的需求?”海爾家電產業集團副總裁陳錄城說,運用工業互聯網,海爾的生產模式由“大規模制造”轉向“大規模定制”,由企業為中心轉向用戶為中心。


  “設計產品、倉庫存儲、推廣銷售、用戶購買。不買就形成庫存積壓,傳統工業產銷模式削弱了企業的創新能力。”陳錄城說,運用工業互聯網,海爾顛覆了這一模式,客戶需求先于產品設計,交互、研發、營銷、生產等七大結點都與用戶“面對面”,實現“產品不入庫,用戶不出門”。


  貫通梗阻享紅利


  近年來,各地為響應、推動“企業上云”,形成一批具有一定影響力、帶動力的企業上云體驗中心。但是,在推廣落地過程中,依舊面臨數據暴露風險、聯網標準不統一、中小企業意愿薄弱等推廣“梗阻”。


  首先,工業數據的共享安全問題尚待破解。


  業內人士表示,推動企業“上云”的同時,要著重保護工業數據安全,特別是部分國防科工類企業的數據安全。


  吳基傳說,不能給工業數據留“后門”,防止重要信息泄露。聯網平臺可以增設一個“轉換器”裝置,關鍵信息和核心技術只能我們內部共享,不對外公開。


  “曾走訪國內幾個使用德國西門子平臺的廠子。西門子為確保關鍵信息不泄露,在數控機床車間裝有‘監控盒子’,盒子不能碰,一旦打開機床就停掉,德國人就知道了。對方可以實時監控生產加工、設備運行情況,但我們自己對這些關鍵信息卻無法掌握。”吳基傳說。


  尹浩說,通過技術研究,工業互聯網可建立可溯源標識體系,一旦工業數據、資產通過聯網暴露了,可追查到使用源,由此可倒逼數據規范使用。


  其次,由于工業的門類眾多,導致標準不一落地難。


  業內人士指出,工業生產中每一道生產工序、每一個生產元素的信息源都不盡相同,聯網標準很難統一。


  航天云網數據研究院(江蘇)有限公司總經理紀豐偉說,給予中小企業 “漢堡包”,推廣以設備聯網為核心的標準化應用;給予大企業 “中餐”,私人訂制滿足集成創新需求,打造智能工廠、產品遠程服務、工業大數據管理決策優化等適應不同場景的應用。


  徐曉蘭說,不同企業處于不同發展階段,部分小微企業甚至尚未實現生產自動化,對這部分用戶而言,硬件標準化的普及就顯得尤為迫切。


  更重要的是,目前中小企業的“上云”積極性不高。


  相比規模以上企業,中小企業的上云意愿薄弱,部分僅完成了注冊環節,成為工業互聯網萬千應用企業中的“分母”,但在設備鏈接、工業數據管理上并未落地,成為“概念云”用戶。


 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認為,大企業能實現生產閉環,小企業則是分散的個體。相比之下,工業互聯網的重要作用在于解決中小企業數字化能力問題,這是很重要的一個方向。


  王健表示,一方面,設備連接成本太高,技術不太成熟;另一方面,中小企業在應用某一平臺后,會擔心能否長期支撐。相比大企業,中小企業承擔試錯成本的能力低。


  徐曉蘭建議,大量中小企業面臨巨大轉型壓力,需要國家資金扶持與社會資本投入進行共同建設,將技術支撐能力惠及中小企業,這是工業互聯網發展的使命和擔當。(記者 劉宇軒)


京禾展覽(北京)有限公司-北京華研展覽有限公司   京ICP備10038152號-5 網安備11010702001724
广西快乐10分钟计划



關注公眾號